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近日,法国教练蒂加纳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他在官司中胜诉,拿到了自己从富勒姆下课时被拖欠的分手费45万英镑。

毫无疑问,富勒姆在本赛季之初是绝大部分人的降级热选。在上赛季还剩5轮时蒂加纳被炒,当时富勒姆和西汉姆、利兹联同处降级边缘,威尔士国脚科尔曼临危受命,带领球队以3胜1平1负的佳绩幸存了下来。但本赛季迄今富勒姆在少赛一轮的情况下3胜2平位列第7(倒在他们脚下的包括热刺和布莱克本),与伯明翰、南安普敦共同成为开赛以来的三大奇迹。而这一奇迹是以科尔曼忍受着巨大的痛楚换来的,他是三位妙手诸葛中最年轻的,今年4月初仓促上任时,还差两个月才满33岁,是英超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帅。

两年半前,科尔曼在一次车祸中重伤,双腿粉碎性骨折,被迫过早退役。在治疗的头几个月,他的双腿要用“利扎洛夫钢圈”来固定,否则胫骨和踝骨的碎片无法愈合。每个月医护人员需要用扳手上紧松动的螺丝,金属的摩擦声让闻者胆寒。科尔曼回忆,多少个夜晚他疼得无法入睡,多少个清晨他无法起床。但他以惊人的毅力重新站了起来,威尔士国家队还为他举办了告别赛。

即使帮助富勒姆保级,科尔曼也没有头脑发热到认为帅位非自己莫属,而是向主席法耶兹举贤,推荐威尔士主教练马克·休斯。但法耶兹却十分青睐这位前富勒姆队长,他在队中的威望是蒂加纳都难以企及的。该队主力中场西恩·戴维斯在上赛季结束时强烈希望能由一位英国人担任主教练,也侧面反映充斥法国外援的富勒姆在蒂加纳任内的确是个任对手采摘的“软柿子”。

当年基冈带队时,科尔曼还在布莱克本,但他不甘于坐板凳,毅然放弃踢英超的机会,自降身价去了当时还在乙级联赛挣扎的富勒姆,在他的带动下,富勒姆节节高升直至英超,法耶兹正是看中了科尔曼的领导才能,才决定让这位年轻人担任主教练。但几乎无人看好科尔曼,当他上街买报纸时,也会有陌生人走过来告诉他富勒姆肯定降级,“我母亲和我太太隔几天就会打电话告诉我哪位名宿大腕又在说富勒姆降级无疑,说实话,我不想骂人,但我对那些所谓球评家嗤之以鼻,这些胡说八道对我的伤害远不及我的碎骨。”

也许,在30刚出头就担任英超球会的主教练是有些风险,很多朋友都劝他应该先去低级别的联赛锻炼锻炼,但科尔曼有股子不服输的韧劲,“人生能有几回搏?我对自己的名声越看重,就越是想接受这一挑战。”

科尔曼得到了法耶兹的全力支持,后者前后投下了近亿英镑才换来富勒姆的今天,富勒姆需要更多的钱来加强实力,但威尔士人知道钱并不能解决球队的士气,“主席很支持我,钱都给我准备好了,但我不能看到市场上有谁就买谁,我要的是那种有个性、有斗志的球员。一旦新球员加盟,更衣室内的气氛马上就会起变化,原来很团结的集体很可能因此军心涣散。”

如果不是那次可怕的车祸,科尔曼本来还能踢上5年,“我怎么也无法接受30岁就被迫退役的现实”。科尔曼和蒂加纳本质上的区别在于,后者沉默寡言,欠缺那份鼓舞球员、激励麾下的本能,即使他在位的那几年科尔曼也是在更衣室内发言最多的。但现在角色转换,科尔曼和原来的队友现在成了上下级关系,再也不能和他们外出畅饮长谈了,他不无遗憾地表示:“当主教练实在太忙了,一天24小时不停,我只好让他们自己安排了。”记者林良锋报道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