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在游族网络创始人林奇不幸去世约2个月后,公司新任董事长终于落定。由许芬芬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陈芳先生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许芬芬是谁?1月11日,许芬芬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根据游族网络公告,林奇生前持有的公司股份由其未成年子女林小溪、林芮璟及林漓三人作为继承人共同继承。由于许芬芬为林奇三个子女的母亲,故上述三位子女持有的公司股份之股东权益统一由其法定监护人许芬芬女士行使。许芬芬成为了游族网络的实际控制人。

在许芬芬走马上任的同时,陈芳担任游族网络的总经理。游戏行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陈芳是一个业内非常认可的游戏公司总裁角色,甚至说是排名非常靠前的,但是,他跟很多公司的老板都不一样,他不是产品研发和运营一线的,他是营销出身的。”

管理人的更迭或将影响游族网络未来的发展方向。游族网络的林奇时代结束了,接手一家业绩相对较好的上市公司,许芬芬的压力并不小。

1月29日,游族网络发布了2020年业绩修正预告,公司战略开始有所调整,公司继续强化对卡牌、SLG 赛道的战略聚焦,停止了部分在研和在营游戏项目并依据相关会计准则进行费用化。同时,游族网络抵押了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717号华鑫商务中心的自有房产,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游族信息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了贷款。

去年底,游族网络遭遇黑天鹅。2020年12月25日,39岁的游族网络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因病救治无效逝世。彼时,这则消息还与“投毒”“内讧”等传闻交织在一起,引起外界的极大关注。

今年2月12日,游族网络第五届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工作延期。12天后,也就是在游族网络的创始人、前董事长林奇不幸离世之后的两个月后,游族网络的管理层结构变更终于尘埃落定了。

游族网络公告显示,公司于2021年2月24日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三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由XUFENFEN女士(中文名:许芬芬)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陈芳先生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的议案,同时,公司法定代表人将相应变更为XUFENFEN女士。

许芬芬在林奇去世后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是在1月11日,游族网络一纸公告公布了林奇的遗产继承结果,也决定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公告显示,根据《民法典》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2021)沪浦证字第111号],林奇生前持有的游族网络股份219702005 股(占总股本的23.99%)由其未成年子女林小溪、林芮璟及林漓三人作为继承人共同继承。

许芬芬是林奇未成年子女林小溪、林芮璟和林漓的母亲,林小溪、林芮璟和林漓持有的游族网络股份之股东权益统一由其法定监护人许芬芬行使。林小溪、林芮璟和林漓作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持有占游族网络总股本23.99%的股权,权益变动完成后,游族网络无控股股东,新加坡籍的许芬芬成为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林奇生前未留有对上述股票财产作出处分的遗嘱或遗赠扶养协议,其余继承人均自愿表示放弃继承权。并且在相关公告中,游族网络并未提及许芬芬与林奇之间的关系。多位知情人士曾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许芬芬系林奇前妻。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出任游族网络总经理的陈芳更能够决定游族网络未来的发展方向。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陈芳总跟林奇和其他游戏公司老板的区别在于,他是一个业内非常认可的游戏公司总裁角色,甚至是排名非常靠前的,但是,他跟很多公司的老板都不一样,他不是产品研发和运营一线的,而是营销出身的。如果未来他的个人特色影响到整家公司,那在现在和未来以产品为竞争核心的游族会不会还能保持市场地位?当然这种担心并不是不认可他的业内影响力和管理能力,只是说未来游族要怎么走还是让人有点担心。”

从游族网络的股价走势来看,失去创始“少年”的游族网络股价疲软,一直呈波动下降趋势,截至2月25日收盘,游族网络的股价为10.78元/股,市值已经跌超20亿元。

在二级市场人士看来,在上市公司创始人突然离世的黑天鹅事件发生后,继任者应首先拿下控制权,统筹董事会,接着再进行业务方面的梳理。游族网络的转变也确实如此。

1月29日,游族网络发布了业绩修正预告。前次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度累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亿元-7.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变动172.86%-192.35%。修正后,2020年度累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亿元-2.2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2.29% – 41.53%。在疫情背景下,游族网络前三季度的归属净利润为5.6亿元。

业绩修正的巨大变动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上述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业绩修正的巨大变动或是为了隐藏利润,以便在未来几年释放。业绩预告显示,为更加线年末各类资产进行了全面清查,包括长期股权投资及应收款项等,计提相应的减值准备,或是可能利用董事长去世的利空进行财务“洗澡”,但不管是哪个原因都是为了上市公司能够轻装上阵,为未来股价的增长预留空间。

林奇时代已经结束了,游族网络的变化还在悄然发生。业绩修正预告显示,游族网络继续强化对卡牌、SLG赛道的战略聚焦,以推动业绩增长,停止了部分在研和在营游戏项目并依据相关会计准则进行费用化。

高级会计师田刚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砍掉部分在研和在营游戏项目或是由于压力过大,而被砍掉的项目是否具有盈利能力尚不能推断。

上述游戏行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卡牌和SLG确实是游族的强项,起家就是这两个东西。但是现在就因为聚焦而砍项目,是不是代表游族对未来的布局或者风险忍耐度在降低?游戏行业要做出突破是需要比较高的风险忍耐度的,需要让团队去学习、去尝试,需要有团队先向前走。

砍掉部分项目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停止了更多的资本投入,另一方面,游族网络也在扩大现金流,2月24日公告显示,游族网络以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717号华鑫商务中心的自有房产作为抵押,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游族信息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不超过4.1亿元授信额度并提供6.15亿元担保,公司同步为游族信息的上述授信申请提供4.1亿元信用担保。

截至2020年9月30日,游族网络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4.61亿元,短期借款为19.0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504万元,长期借款余额为2367万元,游族网络的货币资金不足以覆盖短期借款余额,其资金流动性或承担着一定压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